2017年9月1日

2017年09月:一粒麥子的啟示 張輝道校長:每天都是最好的一天!(人物專訪)

撰稿/陳佳楓
照片提供/張輝道

30 歲即獲教育部師鐸獎、擔任國小校長,著有5 本書並出過5 張唱片,
作為教育、婚姻、親子議題講座專家的張輝道校長,卻曾在生命的路上迷
途十年,在重度憂鬱的黑暗中將近二年後,靠著神的醫治得勝成為新造的
人,現在他覺得每天都是最好的一天。




看到神的權能 在生命裡動工

五月因撰寫時兆會客室六月封面人物劉牧師的報導,閱讀資料中我發現了台中市崑山國小張輝道校長的故事,在我撰寫《時兆月刊》這幾年,神通常都會為我預備好受訪人物,但是對於這個故事,我需要有一點心理準備,沒想這到一等就從春天來到夏天。八月的第一天,與張校長約在台中東勢的「一粒麥子」,我一直以為這是一間餐館,到達目的地時,才知道這是校長的新居,而「一粒麥子」其來有自。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
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約翰福音12:24

張校長說:「若我們能像那粒麥子,有顆願意的心,讓自己能夠落在地裡,我們就能享受神所賜給我們在生命當中的權能。」他說,信主後才知道,神早就把這樣的命定放在生命當中。而當自己願意去鬆土、栽種、澆灌、看顧之時,就會看到神的權能在生命裡動工,更會發現神能使我們成長是一件很奇妙,很偉大的事。現在的張校長,即便南北往返的見證佈道會造成身體上的疲累,但他和妻子透過禱告,並且意志清楚的覺得:「如果是主的呼召,我們一定要出席,但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讓更多人看見耶穌的名。」

迷途羔羊 追求成就卻陷入困境

以前的張校長是個什麼事都規劃得很完全,並且要求完美的人,但是信主後的他,一切看神的帶領,師母李淑如說:「認識神後的張校長,知道完美不屬神,能夠接受所有環境中的變化或不盡人意的地方,在心境上和以前差很多。」

張校長說:「兒時玩扮家家酒時,最喜歡扮演老師的角色,作文的志願也是當老師,因為家境不優渥,所以選擇念師專是當時許多人的好選擇。」一直未忘懷從小懷抱的熱情,他畢業後20 歲就進到小學裡,和其他老師的帶班方式不同,他喜歡以開放探索的教學方式帶領孩子,因此讓他備受矚目。

在其出版的書介上寫著:張輝道,1968 年生,一個敬畏神的人。1999 年31 歲獲教育部師鐸獎,國小老師十年,國小主任十年,自2008 年起擔任國小校長,預計2018 年2 月退休。著有《校長的真心話》、《遇見神蹟在我家》、《打開天堂學校的密碼》、《老師的天使心》、《幫孩子找到夢想的翅膀》等書。他並且以獨立音樂人的身分發行過5張唱片並與公益團體合作,製作費自行吸收,並將收入所得全數捐出。當時他是台中的名人,到處演講,不管是教育、婚姻、親子議題,他均能侃侃而談,很難想像這樣優秀又亮眼的他,曾在生命的路上迷途十年,在黑暗中將近二年,他說:「當時我在生命裡追逐一種被看見的成就感,那時的熱情好像變成自私、濫情,那些追逐讓我陷入極大困境,再加上母親去世,令我對生命迷惘了。」張校長說。

追求完美 生命卻看不見真理

在32 歲時,母親因長達12 年的躁鬱症與病魔爭戰,選擇上吊自殺,當他把母親抱下來的那一刻,開始對生命產生很大的迷惘,且母親那邊的親戚有幾個都也是以這方式結束生命,從那時開始,他開始深入追求靈性的理解,到台南禪修有二至三年的時間,也研究佛經,甚至跟妻子一起茹素將近三年,希望透過佛法可以找到答案。甚至為了幫助自己,不惜花錢學催眠甚至拿到證照。

張校長說:「可是那些努力讓我更加迷惘,我看不到人活著的最終意義是什麼?死後會去哪裡?我找不到力量可以幫助自己,逐漸把自己逼向絕境。」於是他每天過著人前開朗、人後憂鬱的雙面生活,家庭婚姻也亮起紅燈。

「我的父母從小給我的溫柔、善良、熱情等教育,讓我靠著這些成為所謂的優秀老師,有時候不小心會成為追求完美的人,但那十年,卻無法在生命裡看見真理。他說,罹患重度憂鬱症前會有一段潛伏期,那期間內心很多掙扎與對話,希望尋找出路與方法。

那時39 歲邁入40 歲時的他,正出任台中市一間三十幾班的小學校長,但那二至三年卻是他罹患嚴重憂鬱的時候,最困難時甚至找擔任四十多年乩童的父親收驚,父親用盡一切所能都無法幫他。這將近十年的時間,使他愈迷惘且陷入泥沼中。

接觸福音 卻是跑給上帝追

「找不到力量可以脫離這樣困境與黑暗,那時我已經是個校長,時常要在晨會中對著好幾十個夥伴表現出陽光開朗的一面,常得講一些激勵人心的話語,但回到校長室我卻是躲在角落發抖,有段時間甚至厭食、畏光,那種黑暗帶給心裡的挾制,至今還是很深刻。」當時的他也沒辦法在主臥室睡覺,常躲在三樓的房間,把臉貼在地板和牆的角落,而師母卻也只能陪著他,那時的他吵著離婚,並且講很多不好聽的話,企圖趕走師母。

困境中,他曾多次尋短,在生命最困難的時刻,張校長的姊姊師母傳福音,此後師母便不離不棄跟隨主,先帶著兩個孩子上教會,而張校長也認識了牧師,但開始的前二年,他仍很少到教會,「我知道有個真實的力量,等著我去靠近,但我無法割捨自我,去到一個感覺會規範我的地方,更怕會失去自我。」張校長說。

曾經覺得靠自己的努力什麼都可以辦到,到那時他覺得自己的力量已經不夠,即便如此,他仍然想靠自己掌握住每一個他在乎的人事物,他不想讓任何一個人失望。所以那時候他想尋短或當隱士,希望藉自己消失而維持關係的美好。

當時是抱著那種:已經山窮水盡無前路,想去教會試試看的心態,第一次去是因為過年,大家約著一起去教會,所以只好跟著去,那天抽紅包經句,當時完全沒看過《聖經》的他很驚訝,也很有感觸,他覺得這是神想對他說的話:「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以賽亞書43:19)他說:「這段經文好像掉在我眼前,我知道神要在每個人生命中做新事,包括我。但後來的我還是跑給上帝追!」張校長校笑著說。

求死不得 透過禱告接受醫治當時的他不喜歡靠近人群,只有在想死卻死不了時才求助,有幾次到教會禁食禱告,結束後感覺好一點,但過一陣子發現問題還是存在,他記得有次在教會禁食禱告的第三天,教會的同工會以禱告服事他,但那時他還不懂。

2010 年底,有次決心想自殺,在要去看孩子的路上有所掙扎,絕路之時,他回到家裡,在房裡憤怒地對著上帝怒吼,當時師母只能在房外為他禱告。約半小時後喊到喉嚨都沒聲音了,但哭過後的他發現自己的心態轉變為謙卑,他跪下跟
上帝禱告,請耶穌幫助。過了一會兒跪在地上的他,忽然感到一股暖流從頭上進到他的身體,並發出聲音說話,事後他才知道那是禱告。

在那一晚裡, 好像看電影一般,從42 歲一直回溯到孩提時期,腦海裡一幕幕的出現曾經作過不蒙神喜悅的事,每出現一個畫面,聖靈就帶著他用禱告來爭戰;感覺得勝了,就轉為喜悅。就這樣在爭戰禱告與得勝的喜悅中交替前進,過了將近兩個小時。「上帝帶領我透過每個禱告,勝過那些黑暗在我心裡的挾制。那晚,那個房間充滿了我的淚水、汗水、鼻水,我很狼狽,但那一晚卻是我一生中睡得最好的一次,那時我感覺溫暖、安全、彷彿躺臥在天父爸爸的雙臂裡一樣。隔天醒來我的腳步變輕盈了、生命變不一樣了,這真是超過我的智慧及理解。」張校長說那時他心裡很想受洗,一直到2011 年7 月的最後一個星期進到教會他更有決心,他笑說從那天直至今日他都未曾缺席崇拜聚會,但那時的他仍然未受洗。

神的恩典 全家歸主名下

因著神的恩典,他希望能從改變工作環境開始改變生命,於是校長四年任期屆滿,他申請到台中的偏鄉崑山國小擔任校長,那時每天開車40 ~ 50 分鐘的路程中, 他重覆聽著友人送的詩歌CD,每天禱告、時而哭泣,他感覺到上帝帶領著他透過祂的話語感受,並給予他心靈的觸摸,不斷的在這個歷程裡,他感覺到一種新的力量,到崑山國小一年後,他更深刻的經歷了神的力量,於是他就決定跟著祂了。

2013 年初在一個7 天的禁食禱告中,他再次經歷了神,讓他長達七年的手臂神經痛被醫治痊癒了,就像新的手般,在禁食禱告後他決志受洗,就在那年的三月底,他與父親及妻子一起受洗了。

張校長笑說:「妳一定很好奇,我的一雙兒女呢?」其實在他們受洗的前半年,張校長的孩子們等不及,先領浸歸主了。

校長笑說:「後來才聽師母回憶,當時覺得自己是哈拿,她禱告若能生出屬靈的兒子,就獻給神使用吧!並且在生命中最困難時,她只能禱告來支撐一家。師母形容,那時是一隻手往上抓著上帝,一隻手向下拉著我。」沒想到後來本是桌
球小國手的兒子,在高中升大學時放棄國立大學體育系的機會,而選擇長榮大學神學系。

「上帝的拯救是全方位的,我兒子去讀了神學院接受裝備,準備被神所使用。而當時就讀曉明女中音樂班的女兒,受了我的影響也曾經自殘,感謝神讓女兒在一次營會禱告中經歷神的擁抱及醫治而決定受洗,後來女兒成為教會司琴。這一切都要感謝師母對上帝的忠心及我的不離不棄。」

活水澆灌 每天都是最好的一天

後來張校長利用課餘時間就讀神學院,接受完裝備的他,目前在太平靈糧堂擔任實習傳道,跟著牧師服事。他說:「信主後我的眼光似乎被打開。看見人生價值和意義,神滿滿豐盛的恩典就像江河般,每天都讓我感覺到愛和恩典同在。神
是超乎我們想像的,現在我覺得每天都是我生命中最好的一天,今天比昨天更幸福。」

如今他的生命能夠俯伏在上帝面前,他說:「當我們用心澆灌與栽種陪伴,生長還是在乎神,我看到神的能力跟神的恩典在這當中,因此也成為我在教育裡對師生們或所領導的哲理價值觀都帶來很大的不同。」2017 年10 月時兆會客室將繼續分享張輝道校長──這位孩子口中的瓜瓜校長,他如何在教育裡,透過神的愛帶領,幫助每個孩子找到他們的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