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日

2017年04月:翻轉傳統 展現基督視野 鳳山復臨教會(特色教會)

撰文、攝影/陳佳楓

照片提供/陳慈敏、高桂英、馮生強牧師

馮生強牧師約在三、四歲時,經歷了一場怪病,
信主的父母把他獻給上帝,接受上帝命定的祝福。
離開傳道呼召的他一心想當個商人,
卻在36歲那年猝發猛爆性肝炎,在獲救後再次回到神的國度服事,
上帝將他的社會歷練用於牧養教會,他說:「這些成果都是上帝的祝福。」



關懷新平地人  振興復臨教會

高雄區鳳山復臨教會成立於1993 年,馮生強牧師回憶5 年前初到鳳山時,教會位於國昌街的小佈道所,有二十多位教友,其中只有五位弟兄。在上帝的祝福下,教友愈來愈多,為了容納更多人,三年多前搬遷至鳳東路563號。目前有約八十個教友,成員大部分是原住民( 以勞工居多,有少許的公務員及平地的商人)。由於教會處於傳統宗教信仰的地區,牧師為了吸引更多平地人慕道,選擇從主流的文化去推廣。他明白若要順利傳福音,首先要融入平地的傳統文化,再慢慢突破。

馮牧師感慨的說,本會在台灣的教友處於山區居多,平地教會牧養得很辛苦,希望未來能翻轉倒三角形的趨勢,期望能在都市生根,從高雄這地區開始茁壯。通常我們將教友分為原住民、平地人,但往往忽略了居住在城市的原住民,他們等於是「新平地人」,生活方式與平地人一樣,孩子也在平地長大。馮牧師希望在都會區的教會牧養時能強化這部分的關懷,讓這群人和平地教會結合,其力量得以使復臨教會在台灣更蓬勃,尤其是高雄這一區。

降低成本  全面實施小組聚會

拜訪鳳山教會那天,正好是聖安息日崇拜結束後的下午時段,牧師與教友們正在討論「設立家庭聚會點計畫」。在台灣一百多間復臨教會中,鳳山區是最早真正全面實施小組事工的教會,因此計畫更進一步推展各區的「家庭聚會點」。馮牧師說:「傳統的家庭聚會時間在週五晚上,大都由牧師帶領,教友常聚焦服事與敬拜,而輕於宣教事工,缺乏主動性。」此外,本會的宣教方式常以公共佈道、集體行動為主,佈道內容多以節目及音樂會呈現,在五○至七○年代電視、媒體未普及時,這種宣教方式對早期社會是有功效的。

但現今時代的轉換,不該再以高成本的方式宣教。馮牧師說,以現今教會組織或機構的宣教開銷來看一年的總費用除以成果(每年受洗人數),平均救一個人信主的成本約百萬,要用這麼大的成本才能使一個人得救,從神的角度來說是不夠智慧的。而傳統宣教常在佈道會結束後,再從中找新朋友接觸查經,進而引領進入教會,但這樣的運作需要相當高的資金,效果也不見得比小組聚會好。

馮牧師認為宣教應採取低成本高效率,因此鳳山教會當年推動小組事工計畫,將宣教縮成一個區域或幾個家庭去行動,不但降低場地成本,也藉著直接接觸教友而達到宣教與牧養均衡的效果。以鳳山教會目前每月2萬4 千元的房租來說,每週六使用,等於使用一次要6 千元。但上帝沒有規定一定得在教堂聚會,因為聚會是以誠實的靈和心,只要奉基督之名的敬拜,主就在他們中間(馬太福音18:20),敬拜最重要的是心,我們的身體就是上帝的殿,重點是上帝與人同在,我們才可以見證、榮耀、回應上帝的呼召。

如同早期的教會發展,一開始並沒有教堂及聖殿,而是以家庭為聚會點發展聖工。一直到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時才興建許多的教堂。當然若有教堂可以提供教友專心敬拜,是最理想的,但現今在高房價的都會區內,要有理想的教堂是何等的困難!因此,最實際有效處理聚會點的辦法,即是教會推動小組事工及家庭聚會點。時代不同了,兩三個年輕人在球場打球,也可以隨時聚會,一起讀經、唱詩歌,這種當下即刻的就主,比起到教會卻心不在焉還好。

奉基督之名  以誠實的靈和心聚會

馮牧師說:「敬拜上帝有很多形式,隨著網路時代來臨,宣教方法應有所變化。」但小組事工發展易有瓶頸,因此鳳山教會開始推動「家庭聚會點」,目的是為了讓小組更茁壯,且降低宣教成本。聚會地點設在長老們的家,雖然不是在教堂,但長老們的家也是上帝的家(上帝的教會),馮牧師說,剛開始要推動這個新的觀念,教友還不習慣,他笑說:「大家都習慣安息天快樂的到教會看到彼此、聽牧師講道。」

「家庭聚會點」顧名思義,就是在一個家裡作禮拜,有兩三個小組聚在這個「家庭聚會點」舉行各種聚會,因應小組事工發展所需的聚會空間,而不需把教會的資源放在購地建堂上,讓弟兄姊妹可以專一在宣教、推動救人發展小組的事工上。這觀念簡單說,就是從「個人與小組」、再到「小組與家庭聚會點」、進而到「家庭聚會點與教會」的三種連結,以永續團結合一的宣教方式,可以讓教會在一個城市完成末世福音的大使命。

另一方面,也因著不容易邀請人到教堂聆聽福音,但透過聚會點,準備幾樣餐點、邀朋友小聚,能藉此機會,向非教友傳講個人見證,在分享中認識彼此及增加交談機會,使人在自然輕鬆下比較容易接受福音。鳳山教會推動的目的即是:希望能用最節省成本的方式,讓更多人認識復臨教會。在現今各教會教友流失率高的景況下,鳳山教會卻是五年成長三倍,更因此而榮獲復臨北亞太分會評選為「成長率高、流失率低」的教會。


獻給上帝  接受命定的祝福

馮牧師來自海拔800 公尺風景優美、民風純樸的屏東三地門鄉德文部落。約在他三、四歲時突然生病,就是俗語說的「被鬼附身」,當時的他呆滯、不吃飯也不說話,父母親找巫婆求救未果,看醫生也無效。後來媽媽作了一個夢,夢到他在家中的田地和不認識的孩子玩。聽長輩們說,原來是田地旁的工寮鄰近有惡靈侵擾(俗稱禁地,鬼魂的居所),而他們一家人常在工寮過夜所致。後來,剛信主的父親在漆黑一片的清晨,帶著火把跑去那裡禱告,喊著馮牧師的名字希望能喚他回家,父親一到家馮牧師馬上闔眼睡覺,直到傍晚才醒來。馮牧師回憶起那段日子,他看到家裡有幾條紅色的龍,一隻接一隻的不斷地纏繞著四處翻騰,但奇怪的是住家附近並沒有寺廟,也從未見過這些圖像,但是他卻看到了!長大後才知道那就是〈啟示錄〉第十二章所提及的大紅龍(即撒但、魔鬼)。病癒之後,剛信主的父母便把他獻給上帝,希望成為一名傳道人。

馮牧師國小畢業後就讀教會中學,服役兩年退伍後,應再讀神學接著擔任傳道,但當時的他在學校總覺得混身不對勁、沒靈魂。於是年輕的他選擇下山面對大社會,卻經歷了數不清的衝擊,他從事過工人、水果批發、保險業、建築業,在1980 年代經濟正起飛,喜好數理、有膽識的馮牧師便與友人合夥開公司,當時的他想當一個生意人,他笑說:「我想著發財。」回憶這些過往,他自嘲是年輕時的莽撞。

上帝的呼召  成果都是祝福

1995 年開設兩家公司的馮牧師,當時已有遠見想發展屏東山區的觀光、導覽休閒事業。但就在那時,他因猝發猛爆性肝炎,於是澈悟認罪禱告求上帝醫治,如果生命可以挽回,他就接受傳道的呼召。就在某夜他夢見四個牧師到他家清理環境,並丟棄數大袋的垃圾。第二天果真有四個牧師來為他禱告,當時他更加相信自己可以被醫治。醫生見他毫不消極、沒憂愁的樣貌,三度問他不煩惱、不憂慮嗎?當時的他信心滿滿的回答:「上帝會借醫生您的手治癒我。」

於是36 歲的他又回到神學院研讀三年神學士的課程,1998 年的夏天開始在屏東三地門教會實習兩年,再傳道四年,回憶當時教會僅有十幾個老人家,他說:「但上帝祝福我,在那裡六年,我們募款蓋教堂,讓三地門教會成為唯一有電梯的教堂。」後來他被派任在教會行政機構擔任幹事,設立一個全國性的慈善基金會,從零開始的服事,期間他為了精進工作,特地去東海大學修習社會工作學分,學習社會工作及個案管理。後來上帝又把不是學財務的他委身司庫,當時正好發生八八水災,有1/4 的教友成為受災戶,教會在南部成立救災志工會,正好派上用場。在行政任職期間,有感教會與公部門及社會關係比較薄弱,馮牧師曾推動教會社區化、社區教會化,打掉教會封閉的藩籬、關懷社區、減少宗教色彩,讓社區人士參與教會,也讓教會融入社區,成為社區的核心與祝福。回想這一路,想往外跑的他還是被上帝召回,或許當年在父親禱告下,被魔鬼釋放出來的他,就註定要回到上帝的國度裡。近期因牧養鳳山教會的成效良好,他受邀至馬來西亞和日本的教會分享,馮牧師說,這一路的成果都是上帝的祝福。「雖然在教會中仍有許多試煉,不管是事業或金錢上都有誘惑,但我已決定要一輩子為上帝服事。」

除了鳳山教會,目前大樹鄉的九曲堂分校也由馮牧師所牧養,他讓九曲堂分校自由發展,並借助分校中盧昇雄義務宣教士的協助,讓他帶領兩位長老。自己則負責提供大方向及觀點,由他們落實,如此的服事也較能獲得成就感。據說馮牧師講道很精彩,我問他如何挑選證道時題材,他說大都是按照教友的需求或總會的方向,再從中挑選,常因此費上幾天蘊釀、思考、考察該主題,他認為神學不該只是理論,應讓講章更生活化,透過《聖經》的話語以及精準的詮釋,幫助弟兄姊妹運用於生活中,更有智慧去面對各種難題,讓屬靈生命茁壯剛強,成為神喜悅的器皿榮耀祂!